cms80检测设备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13176021388
cms80检测设备
热门搜索:
技术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中心

遂宁人的那些“红包”故事

发布时间:2017-07-23 07:46:50 阅读: 来源:cms80检测设备

金银花露多少钱

儿童上火眼屎多怎么办

宝宝上火拉不出大便
遂宁人的那些“红包”故事


给孙女“小葡萄”发压岁钱


王素贞给孙子、外孙准备红包


唐贤在家族微信群里发红包

  遂宁人的那些“红包”故事

  ◎本报记者 税金龙

  发红包收红包,是中国长久以来的一种传统习俗,也是中国人礼尚往来的一种人际关系交往。小小的红包,是长辈对晚辈的关爱、有喜当贺的祝福,是亲友初会的祝愿、发自内心的感恩。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红包的数额也是水涨船高,这让红包“发多少”“发给哪些人”都成了让人又喜爱又头疼的事情。日前,《巴蜀周末》记者采访了部分市民,听他们说说红包里的那些酸甜苦乐。

  送祝福

  传统习俗饱含温馨

  过年期间,孩子们最期待的莫过于压岁钱,而压岁钱就是最传统意义上的红包。从用来镇压怪兽“年”的几枚铜钱渐渐演变为“健康吉利、平平安安”的寓意,压岁钱成了长辈对晚辈的祝福。在大多数遂宁人眼中,这样的红包更多的是带着一种温馨的情愫。

  “小时候最高兴的就是走亲访友要压岁钱,回家拆开后瞬间感觉成‘土豪’。”48岁的王素贞在北河街经营一家家庭式茶楼,她还记得小时候收到过的红包。那时的红包是家里老人用方形的红纸包着压岁钱,用浆糊糊起来。虽然看上去没现在的精美,

遂宁人的那些“红包”故事

包的钱几元、十元也不多,但在王素贞看来却特别令人怀念。

  现在有了孙子和外孙,王素贞每年也给他们发压岁钱。“这个习俗一代传一代,高兴的也是一代传一代。”王素贞觉得,虽然现在的孩子吃喝都不愁,但红包里的钱似乎有着特殊的魔力,总能让人高兴。“今年娘家团年的时候,大哥的孙子收了大红包后,又跟我说祝福话要了个小红包,惹得其他孩子争相效仿,七嘴八舌围着我要小红包。”

  “最逗的是,当我零钱不够的时候,8岁的大外孙子居然主动跟我换零钱。”王素贞说,90元零钱换了一张大团圆,还“高傲”地不二价,惹得全家人高兴得大笑不止,最后孩子们将她零钱“榨干”了才完事。

  “现在的红包比我们以前的大多了,一般200元、400元,比较难相聚的600元、800元的都有。”王素贞说,她家兄弟姐妹比较多,孙辈的孩子自然不少,年前她准备了8个,发完后又临时封了4个,虽然光红包钱就用掉5000多元,但看到孩子们脸上天真的笑容,她也很开心。

  “其实无论包多少,送过来收过去都在自家屋里,又没流到外人田里。”王素贞说,她没满周岁的孙子也收到了1000多元的红包,虽然距离她送出去的还有差距,但她并不在乎这些。她觉得,这种你来我往的红包,饱含更多的是一种爱、一种祝福、一种大家庭的温馨。

  压力大

  年轻家庭经济紧张

  对于王素贞这样稳定成熟的家庭,红包钱自然是不必愁的,但对于年轻家庭,数千元的红包花费则让他们倍感压力山大。在《巴蜀周末》记者走访中,不少年轻人都感叹春节为“春劫”,就像遭遇一场“黄金大劫案”,让他们有些受不了。

  和平路卫星桥小区的童斌就属于这一种。今年27岁的童斌本是安居农村人,大学毕业后来到遂宁城里打拼,在父母的帮助下按揭了现在这套房,每月近4000元的工资,大半都用作了还房贷。好不容易去年10月和相恋多年女友结了婚,现在还在攒奶粉钱没敢要孩子。

  “没有孩子就只有出没得进啊,所以过年前就在计划红包的事。”童斌说,按往年的情况,一个也就200元,夫妻两边共10个小孩子,年终奖刚好够红包钱。可今年听父母说都是400元起步,这样算下来就不够了。

  “父母虽是农民,但一向好面子。”童斌纠结了很久,最后跟妻子商量后,就只在自己家团年的时候,给父母这边6个小孩每个封了400元,岳父母那边团年就借口加班没有去。“我是家中独子,妻子家里兄弟姐妹3人,这样对老人的伤害要小一点,还得感谢妻子理解啊。”

  虽然自家父母团年时有了面子,但轮到岳父母家团年时,童斌可担心害怕了一整天。

遂宁人的那些“红包”故事

“都不敢待在家里,家里太安静了,怕岳父母从电话里听出来。”那天一大早,童斌就跟妻子出了门,两人沿着渠河走到体育馆,又转到滨江路沿着涪江河一路转悠。

  “我这还算好的,至少有人陪着一起转,”童斌说,他有个同事还是单身,家里团年那天也借口加班躲着,一个人在湿地公园坐了一整天,去拜年的时候也只挑了两家比较亲的去,送了2个400元的红包。

  拼运气

  网络红包传递快乐

  相比于那些传统红包,近些年出现的网络红包则被更多的人喜欢。因为在这个红包里,既不用太多的钱,又不用背负任何的人情债,拼的是运气,传递的更多是单纯的快乐。

  “在这里面发红包,几元、几十元都行,还有发几分钱的,无论发多发少都没有人会去比较,这是我最喜欢的。”在四川职业技术学院上大三的唐贤就喜欢发网络红包,今年过年给那些小侄子、侄女发的压岁钱就是通过微信红包发的。

  “元旦的时候开始建了个‘唐氏家族’微信群,到过年的时候基本上都进来了。”唐贤说,发压岁钱的时候,他发了个88.88元,让孩子们自己抢,10元、20元都是运气。“最背的小侄女雪雪抢了个4分钱,不依不饶叫着再发,我又发了个66.66元,结果她还是只抢了4分钱,我们还安慰她说抢最多和最少的才有福气。乐得很。”

  不仅小孩子爱抢红包,大人们也不例外。“上一秒还听大舅说舅娘在忙着炒菜,下一秒的红包舅娘居然是运气王。”唐贤说,有时家人还发些视频,看到连智能机都不大会用的大伯一个劲地点着微信红包,家人叫他几遍都没应一声。

  网络红包还有个特点,就是没时间和地域限制,“晚上回家躺在床上,边跟亲人聊天边刷红包,多惬意。”唐贤说,在北京没能回家团年的表哥一家,也通过QQ跟家人直播团年,要红包的、送祝福的一样没落下,一大家人同样开开心心、快快乐乐。